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说,涮出你想要的味道,涮书网阅读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涮书网 > 总裁小说 > 夜神翼 > 百日契约:征服亿万总裁

第一卷   午夜契约 番外:(剧终篇) 文 / 夜神翼

    夜血瞳将商业上的事全都交给女强人冷静依去做,他就做她幕后的男人,在她遇到难题的时候给她出出点子,在冷静依的管理之下,明氏企业越来越繁盛,越来越强大,不过她并不觉得辛苦,因为每天去公司之前,夜血瞳会把所有要处理的事情全都告诉她,她只需要照做就行。

    第二年,冷静依怀孕了,那时候,雪儿和墨儿刚满七岁,冷静依一直想要回梦城,怀孕之后更想回去,她知道,夜血瞳一直不愿意回去是因为当初冷修凡的死与他有关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冷亦寒,不想让他为难,所以,她一直忐忑着不敢提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那天早晨,她一个人站在苹果树下,看着家乡的方向发呆,眼中装满思家的忧郁,夜血瞳突然从身后抱着她,眷恋的吻着她的发丝,在她耳边低声说:“小乖,我们该回家了!”

    小乖是夜血瞳给冷静依取的小名,当年,冷静依失踪之后被炸弹余震所伤,得了失忆症,那时他还是个魔鬼,将她装在笼子里当宠物玩弄,然后还给她取了个小名叫小乖,经常对她说:“小乖,你要乖哦!”

    直到这么多年,夜血瞳还是没有改掉那个习惯,他一直喜欢叫他小乖,虽然他的小乖,从来都不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夜血瞳这么说,冷静依真的很高兴很激动,其实她是真的很想家,这些年来,除了危机关头,她每次和冷亦寒通电话的时候,冷亦寒都对她说:“静依,早点回来吧,哥想你……”最近一次,冷亦寒在那句话后面加了一句“放心,哥不会为难他……”

    这代表冷亦寒已经接纳了夜血瞳,当时听到这句话,冷静依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她是多么想回家,可是她不想为难夜血瞳,其实做杀手的人心灵都很脆弱,他们从小就失去了亲情,亲情对他们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,所以他们无法像正常人那样感受亲情的重要性,他们更加无法面对过去犯过的错误,更何况,冷修凡还是冷静依的亲大哥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虽然别人都在劝夜血瞳,当年就算不是他,也会有别人杀死冷修凡,可是夜血瞳仍然过不了心里这个坎,更何况,当初为了这件事,冷静依恨了他很多年,几次差点将他杀死,因为这段仇恨,他们还失去过一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,一切都过去了,现在夜血瞳终于能够面对过去,面对冷家的人,他抱着忏悔的心情跟冷静依一起回梦城回冷家,就算冷亦寒要打他骂他甚至杀他,他也绝不还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夜血瞳和冷静依终于回了梦城,冷静依没有提前通知冷亦寒,她想给他们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早晨,冷亦寒一家人都坐在花园里吃早餐,一边吃一边商量这个周末要到哪里去玩,雪儿喝了一口牛奶,嘴唇都没擦就兴奋的说:“爹地妈咪,不如我们出海吧?现钩现煮的海鲜,我好喜欢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好吧,我们就出海。”以希一边往面包上抹花生酱一边说,“要不通知你舅舅他们一家人一起去吧,人多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没问题,哥,你去拿电话。”雪儿小手一扬,对慕凡指挥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慕凡好脾气的点头,去客厅拿电话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不能自己去吗?每次都命令你哥哥。”以希瞪着雪儿。

    “当哥哥的本来就应该让着妹妹嘛。”雪儿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能仗着自己是妹妹就老得寸进尺啊,老是欺负你哥哥,这样可不行,以后不许这样了,听见没有?”以希严肃的批评。

    “以希,你就不要小题大作了。”冷亦寒淡淡的说,“雪儿天性活泼,她又不是故意欺负慕凡,再说,慕凡是哥哥,让让她本来就很正常嘛,我小时候不是也经常让着静依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。”雪儿冲以希做鬼脸。

    “好了雪儿,快吃早餐。”冷亦寒敲着桌子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把她给惯坏了。”以希无奈的摇摇头,继续抹花生酱。

    他们都有认真用餐,没有发现正拿着电话往这边走来的慕凡听见了刚才那些话,眼中涌动着怨恨的光芒,在他心里,这个家每个人都更疼爱雪儿,特别是爹地,每次都偏向雪儿,只有妈咪比较公平。

    “慕凡,电话拿来了?快过来吃早餐。”以希看到慕凡,立即在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慕凡脸上堆起灿烂的笑容,笑着说:“妈咪,我给舅舅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以希点点头,将抹好花生酱的面包放在慕凡的盘子里,慕凡坐到自己位置上,拨通了顾以诚的电话,跟他们说今天出海的事,顾以诚答应了,说一小时之后在南海边汇合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慕凡继续吃早餐,雪儿突然感叹的说:“要是外公外婆回来就好了,外婆做的海鲜最好吃了,上次她做的龙虾,我到现在还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外婆上个星期才走的嘛,他们习惯M国的生活,我们不能勉强他们留在梦城,他们还会回来看我们的,以后,我们也可以去M国找他们啊。”以希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雪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静依怎么样了。”冷亦寒突然感叹的说,“我们一家人,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团聚在一起呢?每次都会缺少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亦寒,我觉得你有必要亲自去瑞士跟夜血瞳谈谈,也许他以为你不肯原谅他,才一直不愿意回梦城呢。”以希轻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有这个打算。”冷亦寒叹息的说,“静依一定很想回梦城,上次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还问我,花园里的樱花树开花了没有,我让她回来,她就不说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以希握住冷亦寒的手,轻声说:“亦寒,早点安排个时间,我们一起去瑞士接他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亦寒点点头,“我已经让燕七去安排,我想后天启程,这次我和燕七一起去,你留在家里看着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冷亦寒的话,他浑身一震,回头看去,冷静依和夜血瞳就站在不远处的游泳池边……

    冷静依比几年前相比,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,也多了一份沧桑的感觉,但那份美丽依然未减丝毫,未经琢磨的五官冷魅诱人,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灵逸动人的大眼睛就像雨后晴空般纯净无瑕。12445267

    夜血瞳摘掉了那个象征着魔鬼杀手的面具,露出一张英俊得有些邪肆的脸庞,凌碎的黑色半长发,层次分明的垂在耳边,略长的碎流海遮挡了他半只冰蓝色的眼睛,隐藏在下面的那双蓝色眸子神秘高贵,带着一种高深莫测的气息,刀削般的薄唇抿成孤冷的弧度,削尖的下巴带着一丝凌厉。

    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狂冷阴寒之气,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,他是一个瞬间就能将人迷惑的绝色妖孽,阴柔俊野,邪魅诡美!

    他们都穿着冷色的套装,两个人看起来十分相配,夜血瞳紧紧搂着冷静依,两人站在一起,就像互相依靠的两棵树,虽然生活在世界最阴暗的角落,却依靠着内心那份阳光,顽固的活着,寻找他们想要的幸福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冷亦寒看着相依相偎的俩个人,不禁感到有些心酸,这些年,夜血瞳为了退出暗夜组织,付出很多,几次差点丧命,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,他和冷静依还有过一段时间的流浪经历,两人个亡命天涯,不离不弃,生死相守,最终还是渡过了所有困境,顽强的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夜血瞳为了冷静依,几乎是脱胎换骨,在他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障的情况下,他依然倾尽全力帮他们救墨儿,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些,已经足以证明他可以给这个女人幸福。

    冷亦寒突然感到有些愧疚,有些后悔,后悔没有早点接纳夜血瞳,让他们俩在外面飘泊了那么多年,以致两个人身上都有了岁月的风霜痕迹……

    “静依,血瞳,你们终于回来了!”以希最先反应过来,她激动的看着静依,又拉拉冷亦寒的衣袖,低声说,“还愣着干什么呀?快请他们进来啊。”

    冷亦寒回过神来,伤感的看着冷静依,像小时候那样向她展开双臂,冷静依鼻子一酸,哽咽的喊了一声“哥”,然后飞快的奔过来扑进他怀抱。

    以希抹着眼泪,感动的说:“没事了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这次回来,以后就许再走了!”QdA7。

    冷亦寒紧紧搂着静依,抚摸她的长发,在她耳边低沉的说:“静依,你记不记得,小时候大哥说过,我们三兄弟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要永远生活在一起的,虽然现在大哥不在了,二哥也会好好照顾你,以后,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再分开!”

    “嗯嗯,不分开,不分开,我再也不走了,哥……”冷静依哭着点头,不停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血瞳,快进来,快进来。”以希热情的拉着夜血瞳,又回头激动的对雪儿和慕凡说,“雪儿,慕凡,快喊姑姑,姑父!”

    “姑姑,姑父……”雪儿和慕凡乖巧的唤道。

    “乖!”静依抱抱雪儿,又摸摸慕凡的头发,夜血瞳站在一边,显得有些手足无措,他还不太习惯这种大家庭的生活,还不太习惯一下子有这么多亲人,也不太习惯有人这样叫他,但是他觉得,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温暖。

    冷亦寒拍拍夜血瞳的肩膀,主动跟他说话:“现在不能再叫你夜血瞳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可以叫我明琅。”夜血瞳比冷亦寒还要冷酷,以前他就是个雷都打不出半句话的人,不过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静依跟我说明琅是你的时候,我感到非常惊讶,没想到你在白道还有一个这样显赫的身份,不错,配得上我们家静依,当我们冷家的女婿,绰绰有余。”冷亦寒微笑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。”夜血瞳笑了,笑得那么轻松,就像松了一口气,他一直以为自己跟冷亦寒免不了要来一架,没想到冷亦寒比他还提前放下过去,第一次正式见面,他已经慷慨的接纳他,原来是的他想得太复杂了,人性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邪恶,他已经脱离了黑道,也应该学着适应白道的生活和思想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说话的呀,什么叫绰绰有余呢?说得我好像嫁不出去似的。”冷静依嗔怪的说。

    冷亦寒捏捏冷静依的脸颊,打趣的说:“你那么凶,除了他,谁敢娶你?”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冷静依恼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她不凶,她很乖。”夜血瞳温柔的将冷静依搂在怀里,冷静依唇边扬起了幸福的微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亦寒看到他们恩爱的样子,在心里感慨,原来放下仇恨是可以换来一段爱情,一段亲情,就像当初他放下对奥大马的仇恨,挽回了他和以希的爱情,现在放下了对夜血瞳的仇恨,也找回了冷静依的亲情,静依和夜血瞳也会拥有属于他们的幸福。

    其实世上很多恩怨情仇,原本就说不清扯不明,恩恩怨怨,是是非非,如果一定要纠缠下去,只会让所有人都受到伤害,有时候,适当的放开,对自己也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希拉着静依,热情的说:“快进去吧,静依,你的房间我们一直都有给你留着,每天都让佣人打扫,现在都是纤尘不染,你和血瞳先住下,如果不满意,让你哥在梦城再给你们建一栋别墅,总之以后不准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梦城北海有一栋别墅,我们先在这里住几天,过几天搬过去。”夜血瞳随和的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北海那座白色宫殿是你的?我之前花了好多心思想买过来,一直搞不到产权。”冷亦寒惊讶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前几年建的,刚认识小乖的时候,答应在她的家乡给她建一座白色宫殿。”夜血瞳微笑的说,“我打算过几天,在那里跟她举行一个简单的婚礼仪式,希望你们能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举办得隆重一些?我冷亦寒嫁妹妹怎么能简单?”冷亦寒反应很大。

    夜血瞳的眉头微微一皱:“我目前不想太高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!”冷亦寒挥挥手,强势的说,“你已经恢复了明琅的身份,怕什么?再说,暗夜现在是墨儿说了算,谁还敢找你麻烦?静依可是我唯一的妹妹,这些年一直在外飘泊,我不能再让她受委屈了,不管怎么样,这次婚礼一定要举办得要多隆重有多隆重,全部交给我来安排,我会把我们冷氏家族所有的亲戚都召集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冷亦寒!”夜血瞳打断冷亦寒的话,不悦的说,“这好像是我的婚礼,你会不会有些越俎代庖吧!”

    冷亦寒的脸色徒然黯然下来,霸道的说:“夜血瞳,你搞清楚,现在你应该叫我二哥,不是直呼其名,还有,你要是想娶我妹妹就得一切听我的,你没有任何发言权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娶的是静依,又不是你,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夜血瞳眉头一挑,冷傲的说,“这个世上,只有别人对我毕恭毕敬,还没有人让我夜血瞳低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夜血瞳,你好狂傲,这个婚你到底还想不想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希错愕的看着两个男人,一头雾水的说:“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怎么就吵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别管他们,嫂嫂,我们走吧。”冷静依拉着以希径直往前走,脸上依然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她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幕,这两个都是目中无人,不可一切的狂傲男人,谁也不能占下风,见面刚开始还能出于亲情互相欣赏,用不了多久就会原形毕露的争执起来,恐怕这一辈子,这两个男人都有得吵有得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她很清楚,这个世上最爱她的两个男人,她哥和她老公都会因为她而互相谅解,就算吵得再凶,都不会隔断那份亲情,也许以后,他们争吵多了,还会变成好兄弟好朋友。

    以希放心不下,不停回头看,担忧的说:“看他们争得脸红脖子粗的,会不会打起来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别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天啦,真打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,嫂嫂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又把手放下来了,真的不打了,不过好像还是在斗气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看样子应该没什么事,雪儿,你去盯着你爹地和你姑父,如果打起来了,立即阻止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雪儿迈着小萝卜腿跑过去,叉着小蛮腰,大声说,“爹地,姑父,老师说过,好孩子不能打架哦,你们有什么事争执不休的,不如告诉我吧,让我来判断一下谁对谁错!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回头看着雪儿,同时冷笑:“切——”

    然后一起往家里走去,雪儿愣在那里,莫明其妙的说:“怎么回事嘛,都不理人家就走了,讨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周末,一大家人一起出海游玩,玩得很开心,夜血瞳是钩鱼高手,钩了很多海鲜,而且他还是烹饪高手,做的海鲜非常美味,平时他都只做给冷静依一个人吃,今天大家算是有口服了。

    夜血瞳虽然刚开始有点不太习惯溶入这样一个大家庭,但是看到大家脸上开心的笑容,他觉得很温暖,从前,他的生命中一直没有感受过亲情、友情,现在才知道,原来人生中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,他会渐渐学着溶入其中,成为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天后,夜血瞳和冷静依在北海的白色城堡举行了低调的婚礼,冷亦寒本来是千万个不同意的,不过最后还是拗不过冷静依,她向来都喜欢低调,虽然是冷氏家族的三小姐,却没有多少人认识她,而且她和夜血瞳都喜欢清静,也不太喜欢跟陌生人接触,所以这场婚礼还是办得比较简单,就是冷氏家族的一些近亲,还有顾以诚他们一家人参加。

    婚后,夜血瞳和冷静依就留在了梦城,住在北海那栋白色城堡里,因为冷静依怀孕了,所以夜血瞳没再让她打理商业上的事,夜血瞳开始以明琅的名字正式出现在商场上,为了更好的照顾冷静依,他在梦城建了一座办公大厦,成为他的商业总部,然后渐渐将资产转移到国内,那栋办公大厦高达六十九楼,比冷氏集团总部高一层,气得冷亦寒直跳脚,不过他们俩就是这样,时不时都要斗一斗,不过斗完又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年春天,冷静依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完全继承了夜血瞳的样子,有一双清澈的蓝色眼眸,英俊邪肆的容颜,因为夜血瞳是孤儿,生来就是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夜血瞳这个名字是神父给他取的,明琅这个名字也只是他自己取的,并没有任何依据,所以夜血瞳让孩子跟冷静依姓冷,为了纪念以前在暗夜的岁月,他给孩子取名叫冷夜!

    冷静依总觉得这个名字太冷太阴暗了,但夜血瞳却认为,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,并不会因为名字而有任何影响,就像他,生来就用一个血腥暴戾的名字,但最后,不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?他相信,他的孩子冷夜,还有雪儿,墨儿,左辰,小夕月他们将来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,就像他们这一代一样……

    冷亦寒也是这么认为的,他一直都坚信,拥有他和以希血源的墨儿无论以后经历过什么,内心深处都会保留那份纯真的善良,总有一天墨儿会回到他们身边,就算要再等五年,十年,二十年,甚至更久才能实现愿望,他们也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雪儿十二岁生日的前一天,以希将她曾经保留的那条粉钻手链送给她当生日礼物,还将那枚黑金指环交给她,让她转交给墨儿,其实以希一直都知道,雪儿和墨儿之间暗中有来往,每年雪儿生日的时候,都会多一份神奇的礼物,那都是墨儿送的。

    果然,雪儿十二岁生日那天晚上凌晨十二点,墨儿再次出现在她房间,送给她一个黑水晶做的音乐盒,雪儿将那枚黑金指环送给他做生日礼物,并没有告诉他,这是以希送的,所以墨儿欣然接受,而且他很喜欢这枚指环,他用一条链子系住,将这枚指环挂在自己胸前,最贴近心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以希知道之后,高兴了好久好久,仿佛她一直都伴随在墨儿身边,无论他辉煌还是失落,她都与他同在,她始终坚信,这份亲情……永远不会抹灭!!

    小血家是。……

    阳光明媚,岁月静好,冷家第二代的小孩,每一个人都将会有自己的故事,每一个故事,都会精彩绝伦,感天动地,但是,上天眷恋这个庞大的家族,会让他们最终拥有幸福!

    全剧终

    夜神翼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太阳城手机版
网站地图 ag真人百家乐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现金网 星级百家乐
申博138注册 申博在线微信充值 申博怎么玩不了 菲律宾太阳网城上娱乐
申博现金网 申博官网 太阳城亚洲开户 澳门博彩公司
澳门赌场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手机版 太阳城亚洲开户
申博太阳城注册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百家乐娱乐登入